纳兰喜欢表妹,却无可怎样,只惋惜了卢氏的一厢情愿

发布时间:2020-05-24 00:03:08   来源:曙光健康网    
字号:

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在手机上继续观看

手机查看

纳兰快到完婚的年事了,但他的心里喜欢他的表妹,卢氏知道心里很无奈,但她心里不说,她千方百计讨好丈夫的喜爱,明白纳兰,很快纳兰屈服了,这是为什么?今天小编给大家说说这其中的原因。

在谁人尤为看重门第和子嗣的年月,任凭谁都逃不外娶妻生子的运气。更况且他是纳兰家的宗子,亦是父亲纳兰明珠和母亲觉罗氏的唯一寄托。早在十七岁的时候,他的才情就开始在京城之中流传开。到了二十岁时,纳兰已经是京城小有名气的词人。

加上他殷实的门第、父亲在朝堂上呼风唤雨的职位,自有许多家境不错的贵胄女子想与之攀亲。然而,此时纳兰的心中只装着一个表妹。他的痴情好像秋天里的寒风,越吹越冷。世人常说,“多情自古伤离别,此恨绵绵无绝期”。而在他看来,一句“一生一代一双人,争教两处销魂”,愈甚于遥遥无期的离别。

我们无法想象,当情根早已根深蒂固,却还要忍受别人抢挖墙脚的疼,也无法明白“怙恃之命媒妁之言”的原理摆在眼前,他在千不情万不愿的状况下娶一个并没有情感的女子的无奈。然而,这个世上有几多事是真的遂愿的呢?倘若苍天真的恻隐他,为何要让他痴痴惦念的表妹嫁入深宫,让他从今尔后的等候竟成妄想。他真想用一杯冷酒浇醒自己,真希望眼前的一切都是虚幻,祈祷着第二天醒来,所有的一切会像从前一样疏朗。

可是,人生中哪有重新活过这一说?失去了就是失去了,连带着曾经优美的回忆,曾经的月下花前,曾经的耳鬓厮磨,一起埋葬在秋风萧瑟的季节里。他并没有因得不到而妥协。相反,在迎娶卢氏的当天夜里,他又一次情不自禁地忧伤起来。在别人眼中,卢氏是两广总督卢兴祖的女儿,家境显赫,也生得漂亮贤淑。但在他的眼中,任何抢走表妹在他心中位置的女人,都是这个世上最凶神恶煞的强盜。他虽然不能将强盗赶尽杀绝,却可以扮作冷若冰霜的人,保持着缄默沉静和油盐不进的姿态。

卢氏的到来,像是一场小雨滋润了纳兰的心扉。他原以为可以潇洒地遗忘掉曾经的回忆,就当以前的事情未曾发生,他只想全心全意做个及格的好丈夫。然而,已经由去了良久的事情,每当在夜里想起来,好像还是昨天一般。幼年时的情事,并没有陪同着流光的潮汐逐步退却,反而一次又次撺援着回忆泛滥成灾,灵巧懂事的卢氏哪能不晓得丈夫的心思。

她很早就知纳兰的情事,也很早就明确谁人人在丈夫心中无法撼动的职位。然而,她并没有像某些女子一般无理取闹,也没有无休止地争吵、无休止地叫屈。她只是选择默默地陪同,选择用伤痕累累的身躯来融化丈夫心中的坚冰。爱是一种牵系,也是一种约定。人的这一生,会遇到几多有缘的人?而在这些人中,又有几小我私家有约?花期到了,约会将至,谁能保证这样的坚守可以丰满崭新如花苞。

谁又可以坚定地回覆,只要悄无声息地等候,就一定能迎来绽放的那一天?既然许多事都无法给出一个谜底,那她又何须自寻烦恼,惊扰了丈夫如水晶般优美、又如玻璃般懦弱的心呢?刚刚结婚的纳兰,还是一个无法唾面自干的孩子。他经有很快投入与卢氏相知相许的爱潮中,亦没有今后变心,生了那场今生今世都不行能完成的约会。我们无从得知,他思万念的表妹是否也如他一样痴情,可是我们可以从那些墨香四溢的词句中读到,“相思相望不相亲,天为谁春”的怅然。

青草游云,自在飞花。她伫立在清风明月间,任万千光华倾泻一身。凝眸远眺,一阵低落的箫声传来,犹如涟漪在湖面上激荡开来。为何,丈夫吹的曲子越婉转,她越有说不出的凄楚悲凉之感?岂非在丈夫的心中,少年时的爱恋真的那么铭肌镂骨吗?卢氏独倚着桂花树,淡黄色的花瓣像是一抔圣洁的雪,落在她深玄色的头发上。

卢氏的恋爱的是卑微的,纳兰也在谁人时代显得无可怎样,恋爱是自由平等的,惋惜谁人古代,纳兰和他的表妹的恋爱显得无可怎样,冲不破这个枷锁,屈服怙恃的指令,这是谁人时代的悲伤。

历史知心人,天天和你阅读历史,品味历史,接待动动你的小手,点赞,转发,评论。

图说天下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×
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“发现”,

使用“扫一扫”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。

时尚女人
育儿知识
生活百科
减肥方法